<code id="gszja"><em id="gszja"></em></code>
<code id="gszja"><nobr id="gszja"><track id="gszja"></track></nobr></code><big id="gszja"><em id="gszja"></em></big>
  • <th id="gszja"><video id="gszja"><span id="gszja"></span></video></th>
    <object id="gszja"></object>
      1. <code id="gszja"></code>

        法院簡介 圖片新聞 法官說法 調研天地 信息公開 審判執行動態 裁判文書 法院公告 民意溝通 法院文化 網上視頻  
        文章 來源
        當前位置: 首頁 >> 審判時訊 >> 正文
        保安廠內錘砸前妻后自殺


        2015-05-26 來源:中山日報 2015-05-26 第 7435 期 A7版   【收藏本文
          2013年4月23日,小欖工業大道的一家五金廠發生慘案。保安員李某平入職其前妻田女士所在的工廠后伺機錘殺,致田女士重傷入院,李某平行兇后跳樓自殺。按規定,保安公司不得招用五金廠員工親戚及在五金廠工作過的員工做安防人員。這起刑事案件中,保安公司有沒有責任?今年1 月29日,市中級法院開庭二審該案。記者昨日從該院了解到,保安公司終審被判已盡相應義務,無需向企業賠償。
          ■女員工遭錘砸受重傷,前夫保安員行兇后跳樓自殺
          2013年 4 月23 日23 時40分,小欖工業大道一家五金廠發生離奇案件。該公司包裝車間員工田女士倒在辦公樓與包裝車間之間的通道上,頭部流血不止。緊接著,工廠的籃球場發現一具男尸,后被認定是高樓墜亡。
          幸運的是,田女士重傷入院后被搶救了回來。對她行兇的,正是墜亡的保安員,她的前夫李某平。警方調取廠區監控發現,當晚田女士下班后,被安防服務公司保安員李某平用羊角鐵錘多次猛擊頭部。隨后,李某平后從宿舍樓六樓跳樓自殺。
          李某平和田女士原為夫妻,也曾在這家五金廠打工,后來雙方因感情不和離婚。案發后,五金廠為搶救田女士墊付6萬余元搶救費用。2013年5月,安防服務公司出于人道主義關懷,支付了五金廠2萬元現金,用于田女士的醫療費用。
          田女士康復后,五金廠與她達成了勞動爭議調解協議書,雙方約定五金廠同意一次性支付15萬余元給田女士,雙方互不追究責任。不過,五金廠和安防服務公司間產生新的糾紛,雙方隨后對簿公堂。
          ■“新仇”加“舊怨”,廠企狀告安防公司索賠21萬
          2014年5月16日,五金廠向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提起安防服務合同糾紛訴訟。五金廠認為,雙方簽訂了安防服務合同,約定由安防服務公司負責選派現場管理干部及符合資格的專業人員到五金廠處提供安全守護、巡邏服務。
          李某平在2013年2月進入安防服務公司工作后,主動要求至五金廠處擔任安防人員。根據五金廠和安防公司的約定,安防服務公司不得招用五金廠員工親戚及在五金廠工作過的員工做安防人員。因此,安防服務公司在派駐安保人員的過程中存在過錯,并缺乏有效的監督管理措施,導致了悲劇的發生。安防服務公司應承擔全部責任,負責傷者的醫療費用及相關費用。
          此外,該五金廠還曾在2012年8月兩次發生失竊案,廠區內鋅渣、進口青銅板被盜共計8噸多,損失共達15萬余元。安防服務公司在落實防盜等安全防范措施中存在管理過失,應賠償五金廠的全部經濟損失。
          安防公司則答辯稱,李某平攻擊田女士與工作職責無關,不是職務行為,屬個人行為。此外,安防服務公司對五金廠的安保漏洞已盡到了安防義務,提出了整改意見,因此對被盜的損失不應負責。
          ■法院認定安防公司已盡責,終審駁回企業訴求
          安防服務公司是否構成違約而需承擔故意傷害案件的賠償責任?對于五金廠財物被盜,安防服務公司是否存在管理過失?法院認為,李某平作為公司保安,雖然他的故意傷害行為與工作的職責產生了沖突,但這屬于個人行為,如果以此為由要求安防服務公司承擔賠償責任顯然有失公平。
          那么,安防服務公司在選任保安員時,有沒有存在疏忽或者過失?根據《安防服務合同》有關選任保安員的規定,安防公司在對保安員進行必要審查后,需向五金廠提供人事檔案進行審查。而李某平在任保安員前確實在五金廠工作過,這一情況五金廠是可以掌握的,但五金廠對此沒有提出質疑。
          此外,安防服務公司在安排李某平進入五金廠時,李某平與田女士也不屬于親屬關系,安防服務公司并沒有違反合同約定。因此,這起刑事案件的發生屬于突發事件,安防服務公司不應承擔該案的賠償責任。
          對于被盜的損失,安防服務公司提交的值班登記表和五金廠提供的視頻監控可以證明,保安員有不定期的巡邏,履行了合同約定的安防義務。因此,安防服務公司無需對被盜財物作出賠償。近日,市中院二審維持原判,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本報記者張房耿 通訊員李志金  打印】【關閉

        最新圖文
        將“父母課堂”搬到鎮街村居!中山
        中山法院:高效執行為企業復工復產
        護工又護企!為202名員工解“薪
        中山中院舉行黨的二十大精神宣講會
        最新要聞
        ·委托他人買股票血本無歸
        ·產后患抑郁癥釀慘案年輕媽媽溺死親
        ·利用虛假資料騙取銀行貸款4000
        ·女出納侵占300余萬炒金獲刑
        ·轎車逆行撞的士駕駛人肇事逃逸
        ·顧客洗桑拿被盜22萬余元財物
        ·男子不愿入傳銷組織被體罰致死
        ·保安廠內錘砸前妻后自殺
        ·搶劫遭抵抗殺死前雇主一“90后”
        ·熱心救人者竟是肇事者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版權所有
        地址:廣東省中山市東區興中道16號  郵編:528403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 :0760-88868294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值班室 :0760-88880600

        主辦單位: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設計制作及技術支持:中山網  粵ICP備11053359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3385號

        伊人久久中文字幕无码专区